苏沐逢秋

【雨村日常】无题

#无cp向

#ooc致歉

#最后一段是出自《咫尺回忆》的歌词


那十年之间,我用关根的身份全国各地跑,也认识了不少人。前段时间广西那边的人邀请我去参加一个活动,想着在村子里也是闲着,干脆就答应下来了。谁知道这次活动不止在南宁,竟然还要去山里,目的地是巴乃。


再次见到阿贵,他老了不少。对我的态度倒还是原来那般,只是多了一些谨慎和若有若无的抵触。多年之前那次巴乃之行,彻底打破了这个深藏于十万大山里的村子的平静,多少也间接导致了云彩的死亡。他会对我有这种反应,再正常不过。


他问我来干什么,我拿着相机说受朋友之托来这采风,他便点点头没再追问。我按照记忆中的路沿着一个方向一直慢慢走,也不知走了多久,我停下来抬头向前望去。不远处就是那个洞口,那个我和胖子还有张起灵出来的地方。也是在那个洞口深处,潘子永远留在了那。


有一段时间我始终回避潘子已经死了的事实,强迫自己不去想巴乃发生的事。甚至在听见红高粱的调子的时候,都会害怕又烦躁的快速逃离声源,直到听不见为止。我想起他出租屋里那一碗已经发霉了的面,当时我犹豫了一阵,终究是没舍得去扔掉。


那时候只是为了让自己相信,潘子会回来,会把已经落满灰尘的简陋屋子收拾一新,会重新下一碗面把那顿饭吃完,会再叫自己一声小三爷。


我站在洞口,点燃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再缓缓吐出,看着烟雾随风像洞里飘去。那次回去以后,我只立了衣冠冢。后来很多次我都想过去把潘子的遗体带出来,好好安葬。但太多其他事情牵扯了我的精力,更何况那时候我没把握再回到古楼, 能不能在没有任何人伤亡的情况下安然无恙的出来。


我不能因为一己之私去害了别人,就像当年潘子说的,不管做什么事 ,也得为他们考虑考虑。


把烟屁股扔在地上用脚碾灭,从附近找来一块石头,点上三根烟并排摆在上面。看看四周确认这只有自己,稍微放松了一点盘腿坐下。凝视着山洞沉默了许久,低下头长出了一口气。


“这次来纯属偶然,没给你带酒。烟不知道你抽不抽的惯,也没别的了,凑合一下吧。”


我絮絮叨叨说了我把张起灵接回来以后的事。告诉他我们在福建的一个雨村隐居养老,我们养着三条狗。小满哥还是老样子;二叔送我的西藏獚像仓鼠一样闹腾,根本比不了爷爷的三寸钉;胖子那条土狗跟他自己一样能吃,体型现在也随了他这主人。


胖子依然闲不住在村里四处转悠,企图继续发挥余热;斗下杀神哑巴张也过起了钓鱼养鸡种菜,偶尔上山带回一些野味和草药的普通人生活;我也提前退休,每天看看书练练字,摆弄一点花草,还有那些农产品,有时候阳光正好,沏一壶茶能在院子里躺一下午。


我告诉潘子,现在我们一切都好。


我拿出手机打开音乐软件,搜出红高粱,将声音开到最大放在一边。自己轻声跟着哼唱


“小三爷你大胆的往前走啊,往前走。莫回头。”


从此后再不能并肩同行,只剩惦念只剩回忆。远或近死生咫尺距离,不愿梦见只愿你长眠安息。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