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沐逢秋

【原著向无cp】无题

#三叔死亡私设预警

#最后一句话是梗,梗源自名朋戏组和那兔(出自那兔,但是在戏组选的梗)

#ooc致歉


有三叔的消息了,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内心其实挺复杂,甚至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去小花给我的地址找他。直到昨晚我跟胖子和张起灵提了这件事,决定一起去看看。


那个地址是巴丹吉林沙漠和甘肃省交界的一个小县城,我们飞机转大巴折腾了很久才到。这地方不大,人也不多,找起来很方便。


胖子问路回来给我们指了个方向,我跟张起灵一前一后沉默的走着,胖子在前面领路。我们七拐八拐到了一个破旧的六层小楼,那个地址,就是这个房子的顶层。


我站在门口看着房门沉默了许久,上楼过程中几次强压下的转身离开的想法再次涌了上来。从知道这个消息以后的忐忑和焦虑这一刻达到了顶峰,如果不是有胖子和张起灵在一旁看着,我可能会直接转身走人。


如果不是因为之前南京那一次的短信,所有人包括我在内,都已经默认我三叔已经死了。我本来已经慢慢接受了这个事实,他却真实的出现在我面前。


这跟之前的心情就完全不同了,现在我比几年前站在青铜门前还焦躁。那十年我一直坚信张起灵会安然无恙的出来,所以既是忐忑我也还有十足的自信和坚持。可我三叔呢?不可预料的情况太多了,我没法推算出他的情况。他会跟霍玲一样尸化变成怪物?还是能逃过一劫安度晚年?后者几乎是不可能的,这才是我更加不愿意面对的原因。


让我从一开始慢慢接受他已经死亡的事实没问题,但如果让我好不容易见到活着的他却再次看着他死亡,我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


或许是我们在这站的太久了,楼道里聚集了一些人好奇又疑惑地看着我们,并且开始小声议论。张起灵回头看了他们一眼,那些人立刻闭嘴离开了。我轻轻敲了几下门,等了一会都没有动静。我以为是地址出问题,或者已经人去楼空了。


但随后我感觉到了不对劲,不仅是转身看到胖子和张起灵复杂的神情,也是因为我这半残的鼻子闻到了一种熟悉的味道,那是尸臭。我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仔细闻了闻。的确是尸体腐烂的味道,虽然不明显,但就是从这个房子里散发出来的。我的大脑轰的一下炸开了,鸡皮疙瘩起了满身。


我再次转过头去看他们,这个味道他们一开始就该闻到了,所以刚刚复杂的神情是因为这个?那看来并不是我的幻觉,我转身用力摔了几跤门锁又撞了几下将门撞开。强压着颤抖的身体和翻覆的情绪进了屋子,大致扫了一圈这个简陋的一居室。直奔唯一的卧室,推开卧室门更强烈的气味迎面而来。我却毫无反应,只是呆呆的看着床上。


三叔安静的躺在床上,就像睡着了一样。但味道和他的样子明确传达着死亡的信息。一旁的桌子上放着一个大号登山包,还有一个信封。


我拖着自己灌了铅一般的双腿挪到桌边,克制着颤抖的双手打开信封。里面只有一页纸,上面寥寥数笔。信上的字跟我记忆中重叠。我小的时候有时不愿意练字,他就在一边随手写几个字哄我。龙飞凤舞的,当时我觉得挺帅,就老实坐回去学着他的样子好好练我的字帖。


这信没有指定的收件人,甚至不算一封信。上面只有一句类似于,希望发现他尸体的人帮他火化,再把骨灰和那个登山包一并寄回去的话。这时我才发现,信封里还有一点钱。这算什么,邮费和火化的费用么。看了一眼地址,我瞬间愣住了。


那是雨村的地址。


我没想到他会选择把骨灰和遗物寄给我。但仔细想想,也并不意外。


人在极度悲伤的状态下,很多时候是哭不出来的。我形容不出我此时的心情,就连精神也有些恍惚。我顺着床沿慢慢坐到地上,低下头。鼻腔和眼睛酸胀的要命却哭不出来,浑身抖得厉害。


胖子和小哥没说什么,沉默片刻便转身出了房间,帮我关上了门。


我脑子里就像放电影一样。没事就喜欢拿各种东西吓唬我,还笑我胆小;偷偷给我讲那些有关倒斗的东西,让我爷爷知道以后臭骂一顿,回头接着跟我叨叨;那条龙脊背的短信,一切开始,彻底将我拉入这一场迷局……过去那堆事,不论好的坏的,跟着翻滚的情绪一并涌了上来。


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过了挺久。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现在活动一下就疼。脸上湿了一片,身体缓过来以后手抹了几把脸擦干净。慢慢站起身,动了动让僵硬的身体缓过来。


从口袋拿出打火机把那封信烧了,将灰烬在地上彻底捻灭粉碎。许是听见了打火机的声音,卧室门打开了。胖子和张起灵站在门外关切的上下扫视,像是确认我没干什么丧心病狂的事一样。我摆摆手表示自己什么都没干,只是烧了信。转身看着三叔沉默了一会,扯起嘴角笑了笑。


“三叔,走吧,咱回家。”


我们联系人把三叔送到火葬场火化,又跟登山包一起带着上了飞机。胖子跟小哥先回了雨村,我回了杭州,跟家里交代之后将三叔安葬好,就在潘子的墓边。


“潘子,我三叔下去以后,要是能遇见,替我看着点他。谢了。”


我三叔这个人的一生可以说是个矛盾体,复杂的无法看透。我不知道像他这样曾经叱咤风云的人,最终病死在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地方,弥留之际身边一个人也没有,这种结果究竟是好是坏。但愿下辈子,他能像普通人一样工作,结婚,生子。别再这样到处漂泊着过完一生。


他走过骨血硝烟,走过繁花似锦,曾跌入泥潭,也能踏上云端。


——————————————


三叔梗死亡是私设,其实这个脑洞很久以前就有,在重启之前我一直以为三叔已经死了,就有了这么个脑洞,但一直不敢下笔写,因为怕把吴邪写的太丑毁了我的白月光(说的跟你现在不丑一样)。我不知道他这一路的焦躁不安还有忐忑算不算想的太多过于矫情,我就是想表达那种,这么多年了终于找到他的下落,又怕好不容易默认接受他的死亡,见到活着的他却又再一次要看着他死去的那种情绪,其实还有后面回忆之后那里,我总觉得已经经历了沙海和重启之后的吴邪,更何况还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是不会哭的;但又想着,哪怕他经历了那么多,哪怕其实对于三叔的死他早就有心理准备,但他是一个有血有肉的普通人,沙海他再牛逼他也是普通人。更何况现在,那根紧绷着的弦已经不像以前那么紧了,那个人回来了,所有人都还在,一切安好。他不再需要一直强撑着带着面具了。而且三叔是他的亲人,有时候觉得除了他爸妈以外,最亲的人可能就是三叔,更何况还是拉他入局的人。他会有沉默,会有对过去的回忆,会在回过神来发现眼泪已经流了满脸。然后把脸擦干冷静下来,起身继续前行。这是我心中的吴邪,希望没有写的太过吧。






评论(19)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