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沐逢秋

【瓶邪】无题

#ooc致歉


十几年前我曾经梦见过和张起灵重逢,就在墨脱的庙里。那时候我不会想到,有一天我真能和他一起来这。当然,那会也不敢去想。


最近我在村里闲得发慌,没事就想着出去走走。这天正瘫在沙发上纠结去哪,转头看见张起灵逆着光从外面走进来。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去墨脱那个喇嘛庙。


我跟张起灵站在离寺庙不远的地方,他凝神望着那。我不知道他有没有想起什么,两个人沉默的站了好一会。


“走吧”


很轻的一声,如果不是我一直观察他,恐怕会以为是幻听。他慢慢朝前走去,我在后面跟着他。我有种预感,雨籽参起作用了。


我俩进了庙里,跟住持打过招呼把行李放在房间,一路溜达到庭院天井。他看着那尊石像,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我在后面看着他的背影,两个人这样站了不知道多久。片刻后我活动了一下有些冻僵的身子,手伸进口袋才想起烟盒打火机被收走了。叹了口气吸吸鼻子,他回过头看我。


“冷了?”


我摇头,摆摆手说没事。我猜测他在回忆,不想打扰他。轻手轻脚溜达到另一边的走廊,坐下来搓了搓有点僵的手。脑袋靠着柱子看着不远处的人,又扫了一眼石像。想起什么笑了笑,手指在地上蘸着雪写了两行字。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正腹诽自己突然抽什么风,面前突然出现一团阴影。刚抬头看他,自己身上就多了件衣服。我皱眉把衣服拿下来,站起身给他穿回去。


“我不冷。真当自己是铁打的?生病了怎么办。”


他嗯了一声,把衣服穿好后又来握我的手。不得不承认这人手比我暖多了,我手冰的厉害还有些僵。他把我手捧起来朝手心哈了哈气,又给我搓了搓再塞回口袋,就要往回走。我右手伸出来去抓他的手,他看了看我又给我塞回来。我笑嘻嘻的无视他让我听话的眼神,第三次去抓。他眼神颇为无奈的拉起我的手,十指相扣着塞进自己口袋里。


世间究竟有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我不知道,但不负如来不负卿我倒是做到了。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