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沐逢秋

【瓶邪】十年生死两茫茫

#是糖!题目是假的!

#伪十年后,真雨村

#ooc致歉

#我不知道青铜门后的环境下尸体白骨化要多久,反正也是梦,凑活看吧x



不知什么原因,原本睡得好好的突然醒了。睁开眼懵了一会才发现环境不对劲,这不是雨村我的房间。抬头看向四周,目光触及到面前巨大的青铜门时愣住。我扫了一圈,这确实是云顶天宫。看了眼面前篝火又怔怔的看着一旁的胖子,费了好大劲才用带着点颤抖的声音问出来。


“现在是什么时间。”


胖子用诧异的表情上下打量了我好几遍,才犹豫着开口。


“今天是15年8月17啊,接小哥出来的日子。天真你睡傻了?”


深呼吸几下压下肺部的疼痛,也让自己冷静下来。即使现在攥紧拳的手心里都是冷汗,我抬头又看了一眼青铜门。努力镇定下来,分析现在的情况。


雨村不可能会出现六角铜铃之类的致幻物。如果真有人想害我,不会再用这种方法。更何况张起灵和胖子不会发现不了。那这是什么,一场梦?还是说,这三年在雨村安逸的生活,才不过是我太渴望得到而产生的梦境。一切的时间,还停留在三年前的那天。


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再睁开,我突然平静了下来。我虽然不能接受这三年来所发生的一切都不是真的,但如果这真的只是梦境幻影,那现在梦既然已经醒了,就该把该做的事情做完。说不定这还是个预知未来的梦呢,我苦笑一声调侃自己。


胖子在一边关切的看着我,怕我身体出了什么问题。我摆摆手跟他说没事,看了一眼手上的鬼玺,清清嗓子对着其他人道。


“不等了,开门。”


青铜门缓缓打开,我的心跳也逐渐加速。现在太过真实,以至于我分不清现在和那三年究竟哪个才是梦。如果现在才是现实,张起灵会像梦里那样安然无恙吗?


一个人不可能在地下生活十年,可他张起灵就能做到。这句话我坚信了十年,也是支撑着我走下去的东西。可现在到了这,我反而不确定了。


门开出一道缝隙,我让其他人在外面等着,我跟胖子进去。里面漆黑一片。等我适应了黑暗,借着门缝透光进来的亮光看清的时候,我的大脑像炸了一样一片空白。


我看见张起灵以一种奇怪的姿态,靠着什么坐在那。他的头和手,以一种不正常的角度低垂着。直觉告诉我,那不是活人会有的姿势。


胖子显然也看到了,他结巴了好一会才说,也许小哥睡姿就这样呢。我腿像灌了铅一样艰难的往前挪动,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努力说服自己可能就像胖子说的那样,但直觉让我越来越害怕。


胖子比我走得快,很快就到了张起灵旁边。他蹲下来以后身形明显定住了,我的心脏一瞬间被攥紧。我已经猜到结果,但我不愿相信。


仿佛过了一个多世纪,我终于挪到张起灵面前。就那样站在那,沉默的看着他。胖子紧张的看着我,那十年我太过疯狂,他怕我做出什么更疯的事。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现在的心情。哪怕雨村的三年真是一场梦,让我在看见过那样美好的生活之后,再给我这样的结局。对我来说,比我用了十年换来一个这样的结果还要残忍。我以为我会崩溃大哭,但事实上我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人在极度悲伤之下是哭不出来的,这句话一点错都没有。


我听不到任何声音,精神也有些恍惚。我似乎听见胖子叫了我几声,但我没精力和心思去回应。我慢慢蹲下来,伸手将张起灵搂进怀里。他的身体冰冷而僵硬,那是只有死人才会有的温度和硬度。我把脸埋在他已经破烂不堪的肩膀衣服上,叫着他的名字,说着颠三倒四自己都不明白的话。声音极其沙哑难听,带着颤抖,还有一点若有若无的哭腔。


过了一阵,我听见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在叫我。静下来侧耳听了一会,等反应过来这个声音之后瞬间僵住了。


这是张起灵的声音。这怎么可能?他明明……我难以置信地看了一眼怀里的尸体,又抬头四处寻找声源。一时间连大气都不敢出,甚至在猜测门后是不是有鸡冠蛇。


再睁开眼我看见张起灵难得一脸急切的看着我,见我醒了上下打量我确认我有没有事。我想都没想就起身用力抱住他,确认这人身上是活人的体温,他是真实存在的才安心。他不知道我怎么了,只是任由我抱着,手轻拍我后背一下下安抚。吸了口气平静下来,才发现这是自己的卧室,两人都穿着睡觉的衣服。


所以我还真是做梦了?只不过梦境和现实颠倒了。这是个什么糟心的梦,我翻了个白眼释然的突出一口气。放开他退开一点,抹了把脸尴尬的笑了笑。


“对不起啊小哥,把你吵醒了。”


他摇了摇头表示没事,依然看着我。


“你一直在叫我,很痛苦。噩梦?”


卧槽我还真叫出来了?丢人丢大发了这次。这事绝不能让胖子知道,不然他能嘲笑我一礼拜。


“咳,就是梦见了点事,不是真的。我没事,别担心”


说到这我又看了看他,再三确认。手指在手臂上用力拧了一下,疼的吸了口气。现在是真的就好,梦里我怎么就没想到这办法。


他沉默的盯着我看了一会,我被看得有些不自在。心说我又不是故意把你吵醒的,都道歉了还不行,难道要揍一顿才解气还是怎么地。抽抽嘴角扯出一个笑。


“咳,我知道这样挺丢人,但是小哥你也不用这么一直看着我吧。虽然把你吵醒这事挺对不住,也不知道你有没有起床气……卧槽!”


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他突然一把抱住我。用的力道非常大,给我勒得有些疼。我缓了缓拍拍他让他放松,刚想开口就听见他说。


“青铜门已无需再守,我也不会有事。”


我还说了青铜门?怪不得他反应这么大呢。他顿了顿继续道。


“以后我陪着你”


一个噩梦换来一句彼此已心知肚明的承诺,也挺好。




评论(8)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