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沐逢秋

【瓶邪】过年

ooc致歉



我不知道俩大老爷们,大年三十晚上特意从北京市里开车跑六环这边来就为放个鞭炮烟花这种行为,是不是很傻逼,但我已经在寒风中快冻成傻逼了。心里感慨果然还是应该在胖子家里呆着守着暖气,春晚再难看都比现在强。


冻僵了的手被另一只温度稍高一点的手牵起来,我转头看过去,张起灵正把我的手包在自己手心里搓来搓去,时不时哈哈气。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有用,本来呼出口不久就消散了的热气真的让手暖和过来了。感受到目光,他抬起头看着我


“还冷吗”


想来这样也没什么用,他伸手去抓自己的外套。我摇摇头把他手扯下来放自己口袋里,十指相扣用力握了一下。


“这样就不冷了”


这时候天上炸开一个挺好看的烟花,我抬头瞥了一眼又侧过头去看张起灵。心想冷就冷吧,能陪这人看烟花让他体会一下一家人过年的气氛也不错。其实我没多在意过年必须放烟花这种事,我只是想让他找回他不曾有过的一家人一起过年的感觉。让他知道从此以后他也有家,过年不再是和每天一样毫无意义的时间。


回家路上看见有小贩在卖糖葫芦,唏嘘一下这些人真不容易。过年都没法回家团聚,更别说这大雪夜里多冷了。走过去几步突然冒出一个念头,张起灵小时候应该没什么机会吃这种东西吧?我让张起灵在原地等我,买了串糖葫芦走回来给他。


“尝尝?”


他看了看糖葫芦又看了我一眼,我正思考这人该不会觉得自己老大不小了吃这种小孩的东西不太好,他低头直接就着我的手咬了一口。咽下去之后看着我嘴角动了动,似乎是心情挺好的笑了一下。


“很甜,谢谢”


我正要把东西给他,他却抓着我的手把糖葫芦送到我嘴边。几个意思?不好吃?刚才不还挺高兴么,我奇怪的看着他,他见我没明白就补了一句。


“你也尝尝”


哦,还知道让了。我心里暗笑着低头吃了一个,酸酸甜甜确实好吃。当然甜的不止糖葫芦,我抬头看着他心想。


我拉着他往家走,昏黄的灯光把两个人的影子拉得很长。余生的路还很长,我们可以慢慢走。




评论(2)

热度(37)